首頁 > 校園新聞
最年輕駐校藝術家李嘉睿 用筆畫華岡凝住永恆瞬間
-- 回饋母校的禮物  創作專屬的華岡之畫
文/陳雨柔     【2009/12/18】友善列印
「我要再當一年的學生,好好地記錄下華岡大自然的美麗四季多情變化。」今年最年輕的駐校藝術家李嘉睿,回味青春時代大學夢,在這一年駐校藝術家與校友的雙重身份裡,期望以人物、風景的刻畫,記錄下華岡的每一刻瞬間,創作專屬華岡作品,引領藝術風氣,預計明年五、六月將於華岡博物館發表個展,展出炫麗多變的華岡。

得天獨厚的美術畫風,藝術之路信手自然。曾是本校學生,2006年畢業於美術系,李嘉睿的學藝之路走得順遂,從小喜愛塗鴉,國中時期因緣際會下受高人指點,惡補素描和水彩畫,只花了一個月訓練,即考取復興商工,展開正規教育,培養專業能力,畢業後順利進入本校美術系。

大學三年級時參加第三屆全國百號大展,當年面對自己在愛情路上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時,即興創作作品「少女」一幅,筆風裡都是自己內心的觸動與無奈,意外獲得首獎;不過,相較今年9月聯邦印象大獎比賽,即刻意為比賽創作出的作品成績反而不如預期。此刻,李嘉睿適時發現,將所見、所聞、所感內化後表現出的創作作品,能讓自己感動,也能讓人更動容。

籌辦個展,重新思索畫風安排,是一場檢視作品的絕棒旅程。憶大學四年級的個人畢展過程,李嘉睿說,「我花了整整三天佈置會場,將大學四年風格迥異的作品,做一個完整又和諧的安排。」展覽得到師長正面肯定,給予他極大的鼓勵及繼續創作的信心。畢業後完成兵役,受邀至本校擔任駐校藝術家,李嘉睿是駐校藝術家群裡最年輕的成員。李嘉睿說,「駐校藝術家」的職缺正如同天下掉下來的禮物,是自己人生裡意外之旅,經常問自己,這一年,該以何種禮物回饋母校?則成為自己最常詢問自己的重大課題。

李嘉睿說,「人物與風景的刻畫,雖最簡單也最自然,卻最能撼動人心,而華岡的人、情、事物,歷經45年的洗鍊,內化出這一刻最美的風情,我希望以人物與風景畫風,記錄華岡的每一個瞬間,創作出專屬華岡人的豐富蘊含的精彩作品,直接刺激學校的藝術風氣,在創作的同時,也為自己累積作品,明年五、六月將在華岡博物館發表個展。」對藝術之狂熱與認真態度,屢屢獲得比賽大獎,大學時代,僅是耳聞華岡很美,正因為全心投注於作畫,鮮少細細品味校園景致,都僅僅窩在宿舍努力作畫,近半年來,擔任駐校藝術家後,因為工作緣故,品味到華岡那股溫柔婉約、那青春盎然、那隨著光影日升日落穿射樹林的角落之美。這一刻,李嘉睿知道回饋母校的「禮物」為何?即是以畫筆回饋母校,將孕育出自己的中國文化大學,傳遞飲水思源的感懷。

自畫像裡以「白色顏料塗滿全臉,類煙燻妝底散發神秘氣息,大紅顏料隨著嘴角延伸至雙頰」,雙子座的李嘉睿自嘲自己比較悶騷,將自己的形象和一些反差大的形象做結合,創造出一種很矛盾、搞笑的形象。李嘉睿擅於利用手中畫筆,刻畫出衝突的畫風,一半吸引人,一半象徵畫家的內心世界。他說,「個人畫像是葉問跟黑暗騎士的小丑與我自己的造型結合,一個是正義的民族英雄形象,一個是邪惡的大壞蛋的形象,兩種很衝突的角色結合,也是在象徵我自己內在的雙重人格」。

李嘉睿發現,現今藝術環境的思考方式與創作模式大多的以西方為導向,東方思想與本土的傳統元素還須被重視,他在東方思想裡找到自己未來的藝術走向以及體悟出人性的根本,正能吐故納新,走出一道不一樣的痕跡。李嘉睿說,「人不管身在何處,身分背景如何都離不開心性,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打破各種畫派和理論的限制,傳達一種人人皆可產生共鳴的感覺,而非理論、形式、派別所歸納、限制和定位。」

唯有嘗試提升自己作品意義的寬度,讓所有人能以「心」來感受畫作之美,李嘉睿欲以此一格局,帶動華岡的畫風之路。李嘉睿說,畫作是絕對個人自我的,但有情有義的作品卻能被人認同的,如何在自己的學習路上,拓寬畫作裡的意義寬度,融入至情至性,讓作品是專屬且獨一,就是自己未來還要學習的方向。

點閱人次:2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