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教學卓越 精彩五十》
鄭吉祥教練 兩袖清風鑄鍊《金牌》選手
文/李文瑜     【2011/4/29】友善列印
一股正義傳承柔道至理,兩袖清風培育下一屆台灣金牌選手。曾在1972年西德慕尼黑奧運寫下台灣在國際柔道賽最佳成績,現任本校體育系鄭吉祥教練說,「曾經我在國際競賽場拿下的風光,我還要在下一代的年輕新秀裡找到那股台灣體壇界慣有的勇氣與驕傲」。


鄭吉祥教練是台灣柔道選手培育的教父,國內超過百位知名的國際柔道選手均是鄭吉祥教練的學生。他是選手口中的「殺手級-嚴厲教父」,更是一諾千金爭取助學金,甚至掏光口袋薪水,也要爭取各項補助,讓選手有機會登上國際舞台賽事場上的最溫柔教父。

傾其一生投注柔道事業,鄭吉祥教練說,當年壯志未酬的遺憾,立誓還要再回來的響亮目標,決定用培育柔道選手重返國際柔道賽,完成壯志目標,這一批批選手用汗水與淚水,奪下一面又一面的獎牌,擦亮文化大學柔道隊的光芒,璀燦亮眼,非凡精彩。

鄭吉祥教練曾經在1972西德慕尼黑奧運賽場上,戰勝水準高的韓國選手,之後,再戰蒙古選手時,對手因嚴重違反國比賽規則,台灣可惜無教練在場可資抗議,逐致飲恨。1974年漢城亞洲賽,鄭吉祥教練再以精湛之左右內割,配合巧妙之左右釣進腰接攻壓制技術,過關斬將晉級決賽,其對手為屢獲世界冠軍之日本南喜陽選手,兩人纏鬥四分鐘之久,過程扣人心弦,雖僅獲亞軍,然其因表現優異,令日本隊寒憟及敬愛,全場為之喝采,創下台灣柔道國際比賽之最佳成績。當年,鄭吉祥教練在台灣掀起一股柔道風潮,自文大畢業後,企業圈爭相遴聘擔任特別助理,代言企業形象,風光不可一世。

沒有人,可以永遠風光一世,尤其是選手的生命很短,因為,經歷過,所以,體會更深。鄭吉祥教練相信自己重返國際賽場的機會,就是當一個好教練,找到有潛力的選手,為他自己重返戰場,再圓一場冠軍夢。

鄭吉祥教練說,選手生命因為很短,而製造燦爛選手的光輝時刻背後的推手,就是教練。鄭吉祥老師強調,自己培育過很多國際選手,如近期獲奧運會世界盃、亞洲盃及亞運會銀牌及銅牌的劉書韻;亞洲盃第五名、泛太平洋錦標賽銅牌、世界盃代表陳俊樺;世界大學運動會第七名陳俊憲;世界青年盃代表;東亞運銅牌吳陳穎等。早年培育過奧運選手,如曾獲奧運第五名許蔡傳、奧運會世界盃、亞運會銅牌羅友維等。這些選手曾經是他的兄弟、家人,現在更是幫他再圓夢的夥伴,就是因為信念勇敢,他從不後悔擔任教練空空如洗的口袋生活。

鄭吉祥教練說,台灣對國際選手的培育並不如歐美國家來得健全、完整且一系列,因此,要找到有潛力的選手,需要長期與高中體壇名校共同合作經營,透過這些好高中的教練眼光,引薦到文化大學柔道隊,這是他自己的使命,也是對張其昀創辦人的感恩回饋。

1975年受命於張創辦人的肯定,引薦回學校專任文化大學柔道教練,這一步是影響一輩子重要的決定,開啟培育學生的使命必達的重要里程碑。鄭吉祥教練說,自己曾經在賽場上發光發熱過,也曾經在柔道的訓練過程苦過、累過,這些經驗的傳承,靠得就是自己這種「老經驗」,讓下一代的年輕人知道柔道體育的魅力。

「一句話,我挺到底!」。鄭吉祥教練說,很多有潛力的年輕人,家裡貧困,付不起高昂的大學學費,兼之負擔各種訓練設備等費用,這一段奪牌之路,如果沒有人推他們一把,等同將之前的訓練付之流水。所以,我不在乎我口袋有多少錢,我只在乎選手們有沒有未來,就是這一句話,我挺選手挺到底。

「挺到底」的承諾,鄭吉祥教練不但把時間奉獻在柔道訓練上,更把多年的積蓄花費在培育選手身上。從擔任國手累積的獲獎獎金、加上在企業工作的薪資,還有在學校擔任教練及專任教授的薪資,鄭吉祥教練從不吝惜口袋有多少錢,在乎的是選手能不能熬過這場賽事前的苦難培訓。鄭吉祥教練常告訴選手,「沒有什麼是做不到,只有心軟弱時,才會低頭,只要肯努力的選手,我挺。」

這是我一生的志業,把學生當作我的奪牌目標,只要他們的一分成就,就是自己的十分感動。延續教育的理念,鄭吉祥教練直稱,就是學生給自己的成就感,讓自己一輩子不枉過,學生就是自己奪牌的目標,是自己重返戰場的原動力,是自己感恩一輩子的勝利輝煌。

點閱人次:3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