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迎接五十週年校慶 校友憶文大》
我們,是站在華岡上起飛的!
文/董繼玲/英文系1981、國際領袖基金會執行長  攝影/戴見安   【2012/3/12】友善列印
我們,是站在華岡上起飛的!中國文化大學位於陽明山山仔后的校地原為一片橘園,我們的創辦人張其昀先生取「美哉中華,鳳鳴高岡」之意;擷華岡以為地名,從此我們就暱稱自己是華岡人了!

在華岡的日子太好玩了,這些在台北的舊識同窗,傑出校友能聚在一起,更是難得;聽一些快要忘掉的往事,講一些好久沒聽到的故人故事,開心得不得了,記憶中這麼鮮明的青春,就像昨天一樣。

1977年,青春年華正盛,有關於大學的回憶,有教室裡頭的;但我更熟悉教室外頭的!當時常常跟同學躺在草地上享受著冬日煦陽,在學校餐廳為了文學唇槍舌戰,或一起跑去敲美籍老師的門,到老師家裡作客; 或一起看電影,郊外踏青,或參加校外演講比賽等等,在新生盃演講比賽和校際盃即席演講比賽雙雙獲得冠軍,被網羅到學校的演辯社,成為校隊成員;我的大學生活只能用多采多姿來形容!小至學校演講辯論社,大至受台灣青年籌備委員會邀請,跑到澎湖離島參加活動。後來大二的時間都以社長的身份貢獻在演辯社了。一年後與大家一起努力讓演辯社獲得全國十大績優社團的榮譽。

回想起那時候的我們,用泡麵做湯底的火鍋,公賣局的烏梅酒,和一群好友在外宿同學家中相聚,吃喝玩樂,歡歌笑語,到現在想起來都回味無窮。當時的我們,夢想就是理想的天真浪漫,讓我們勇於接觸任何一切我們好奇的事物,學校裡的畢業舞會跳不夠,畢業旅行玩不夠,我們通通都自己加場了!一次我很熱情的邀約同學們來我家再開party,把家裡爸爸珍藏多年的酒喝拿來招待客人,我只記得大家猛說我家的酒真好喝,然後我這個大方的東道主便說:“那就盡量拿,盡量喝吧!"直到媽媽回家的時候,看見壁櫥空空如也嚇了一跳,"是誰這麼會喝!"足見我們的瘋狂。又一次我們相約露營,晚上大夥兒搭了帳棚,繞著營火說說笑笑不覺那時在橋尾的少年少女們,對橋這頭的我們揮手致意,道了別離,如是青春,已悄悄遠去。

即使離開了學校這麼久,但我未曾忘記文化大學帶給我的,不只是歲月裡的歡笑。當我回顧過去的時候,深深覺得文化大學對我之後的人生是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我們英文系當時的系主任,王士儀,是英語教學界舉足輕重的一把交椅。所以,美國在台協會華語學校特聘請他擔任教授,為美國外交官們教授華語。他答應任教的同時馬上就想到了我們,上課第一天便開口請他的這些美國外交官學生們答應為我們開一堂課,"American Seminars" (美國專題研究)。美國人的好口才和對人親切的民族性,不但讓這門課在當時大受歡迎,還影響了當時修這門課的不少學生,許多人受到這門課的啟蒙。美國講師們與我們互動頻繁,我們那時候一個人可以認一位外國講師為Mentor,和他們練英文對話,及諮詢問題等等。那時我們常去叨擾他們,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學英文,很想有和英文母語的人對談的機會; 另一方面,是因為老師會拿出好吃的美國零食來招待我們。老師們講述的主題非常實用且深具內涵;嚴肅一點的話題有美國的政治,軍事,經濟,貿易,及外交; 生活一點的話題有美國媒體,日常生活,電影文化等等。就連政治這種生硬的話題,都被他們的能言善辯打動,三權分立的故事到現在還留在我的腦海裡,就像我昨天才上完這堂課一樣。我們下課後往山下走,是一大片美軍營地,旁邊眷舍院子裡就有金髮小男孩踢球,金髮媽媽曬衣服的畫面;去山下餐廳用餐,前後排隊的都是外國人,處處可見美國人的蹤跡;我們就好像生活於美國社區一樣,讓人產生錯置時空之感。

文化大學像是搖籃,它醞釀了我們這群大學生的許多夢想,它讓我們了解,不無知就不會害怕,不畏懼就不會想要知道更多。我從那之後赴美深造,覺得我能在美國獲得機會與發展,這麼樣地堅持了將近25年。從一個留學生,經歷地方政府至州及聯邦政府,我接觸並執行各種公共政策,並提升政府管理理念及改進政治執政方針;在從政過程中,親身體會到美國民主真意,有機會從事社區草根性活動,見識到美國權貴生活,並融入主流社會。在美從事政治工作過程中,充滿挑戰,驚險,與趣味。我有幸面見七位美國總統,包括福特總統,卡特總統,雷根總統,老布希總統,克林頓總統,小布希總統,與現任歐巴馬總統。我有幸參與布希政府,擔任總統亞太顧問委員會,簽署白宮重要法案,及至被布希總統任命為商務部副助理部長,後轉任少數族裔企業發展署副署長兼幕僚長。之後擔任奧巴馬政府任命的聯邦商務部商業諮詢委員。繼續推動少數族裔及亞裔企業,增加與政府簽訂合約機會,使社區了解聯邦政府法規及條款。

但想起我過去在美多年奮鬥遭遇的挫敗與苦澀,不免有不堪回首之感;在加州各地出差,有時會迷路在偏遠的地段,若干次更因飛機誤點,忍受著蚊蚋的叮咬及黑夜的恐怖,身處龐大機場覓找座車,即使拖著疲累的身軀,忍受著心酸及孤獨,仍必須自行完成旅程。在剛調到加州首府的聖誕夜,因剛到新職不能請假,又不願打擾親友,只在趕去教堂的車上,獨自啃著冷麵包,過了很難忘的平安夜。一個亞裔留學生要在美國主流社會中得到認可 ,需要耐心及毅力,只了解彼此差異 ,堅持自己理念,不停的吸收學習西方文化的精髓,並發揚自身文化的優點,才能夠為自己,國家,揚眉吐氣。背後支持我的這股龐大動力,是家人,是社會,是民族讓我產生血脈相連的情感!在美國的日子,有痛苦有歡笑。而我從政最大的目標,就是努力的為這一代華裔和美國主流社會搭起平台。過去十年來,以提升美國亞裔權益,推展國際交流計劃,提供國際青年領袖人才培訓。

但不論我們在何處,在我們深深的記憶裡始終有一塊地方叫做華岡,那培育我們的地方。文化大學自由的空氣,奔放的熱情,將永遠影響著我。誠摯的邀請傑出校友們讓我們共同培文化青年學子,共創未來,建立成為全球青年領袖社群。

點閱人次:2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