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花的回憶錄—關於菜包和一個人》
文/中文系文學組葉秉一  攝影/戴見安   【2017/1/5】友善列印
105年《我的華岡時代徵文》比賽,鼓勵學生以校園生活圈的故事為主要題材,書寫任何牽動華岡生活的人事。今年共遴選出10篇優秀作品,首獎從缺,文大校訊自本期起將陸續摘錄獲獎作品內容。其中,第三名由中文系文學組葉秉一《花的回憶錄——關於菜包和一個人》主述校狗的故事,溫馨精彩。

第三名 中文系文學組 葉秉一
花的回憶錄——關於菜包和一個人

我是小花,在中國文化大學定居已經十多年了。年紀大了就是不中用,當年是怎麼流浪到這裡的,我已經記不清了,我只記得,這裡有很多喜歡我的人,我的名字也是在我來到這裡之後擁有的。

一開始有人叫我「狗狗」,有人叫我「花花」,各種各樣的叫法都有,不知為什麼,叫著叫著,我就變成了「小花」。其實名字什麼的,變來變去我才不在意呢,不變的是大家都喜歡蹲下來,摸一摸我的頭。年輕的時候,我的內心總是拒絕的,在他們剛伸出手的時候,我總是趕緊扭頭,甩著屁股就走。後來我慢慢發現,他們都沒有惡意,摸摸頭是他們向我表達愛的方式。

山上的冬天真的很冷,風很大,我喜歡和別的狗狗一起躲進便利商店睡覺,玻璃門隔絕了外面的狂風大作,可以睡個好覺。我是被一陣香味弄醒的,當時我正夢到自己回到了年輕的時候,和阿奇在仇人坡底下曬著太陽,「呼嚕呼嚕」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忽然就有一縷菜包子的香味飄進我的鼻孔里,阿奇已經比我先反應過來,雙眼圓睜,跳起來就朝著香味飄來的方向奔去。我也緊隨其後,畢竟年輕,跑了好久都沒有覺得累,可是為什麼就是找不到包子呢!

我一急,一個激靈就醒了過來。睜開眼睛,頭頂一個女生正在從微波爐中拿東西,啊,我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原來是我夢中的菜包子!身體在大腦反應過來之前已經先行動了,我的嘴巴咧開了,尾巴搖啊搖,眼睛緊緊盯著女生手中白白胖胖的大包子。

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兩雙眼睛互相瞪了一會兒,女生彎下腰,開口了:「小花,這是菜包子。」菜包子怎麼了?「小花,這是菜包,你不會以為這是肉包子吧哈哈哈。」亂講!我知道這是菜包子!我都暗示的這麼明顯了,給我吃點嘛!「可是小花,這是我的早飯誒……我就這一個包子。小花對不起。」女生猶豫了很久,毅然決然直起身子,轉身走了出去。啊,我的菜包。我眼巴巴看著女生拿著菜包咬了一口,走出了便利商店。我淌著並不存在的口水,亦步亦趨跟在女生的身後,也不出聲,只是跟著。菜包子的香味和熱乎乎的溫度完全俘獲了我的心。明明可以去吃狗糧,但是我覺得願意放棄菜包去吃狗糧的狗不是一隻好狗。

女生手中的包子已經只剩小半了,我又跟了幾步,停了下來,覺得還是放棄吧。我吸了吸鼻子,最後聞了聞菜包的香味,準備走人。轉頭的一瞬間,一片黑影從頭頂投了下來,一個聲音說道:「小花,給你剩了一點點,不准聞一聞又不要吃!」

女生帶著濃濃的不捨,把手中的包子放在了我面前的地上。我忽然有些愧疚,第一次覺得不應該吃這個包子,這是她的早飯啊。我搖著尾巴,抬頭望了望她,她圍著厚厚的圍巾,帶著毛絨帽子,那雙眼睛裡既有不捨,又帶著期待。

我用鼻子碰了碰菜包,還是溫的,舌頭一捲,菜包進了我的肚子。女生沒有離開,她看著我吃下了菜包,雙眼彎了起來,伸出了手。我沒有躲開,任憑她的手落在我的頭上,感受著頭頂被撫摸的觸感,慢慢的,一下一下,時不時耳朵根被搔到,我舒服的瞇起了眼睛。第一次覺得,被人撫摸是一種享受。

女生離開了,我也繼續慢吞吞在校園裡散著步。後來我還是會在校園裡遇到她,在各種地方。我總是記著她的菜包,看見她就會搖搖尾巴打個招呼,她總是會開心的大叫:「啊!小花!」然後走過來,伸手摸一摸我的頭。經過了兩個月清淨的生活,又到了開學的日子,我再也沒有見過她了。還是有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卻都不是她,和她身上菜包的香味。年復一年,我看著他們來了又走,我就在這裡靜靜看著,直到和這片土地融為一體。

點閱人次: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