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驟逝的青春、藝壇兩顆新星的隕落「悼」美術系翁竟期助教、戲劇系陳羿陵同學
文/楊湘鈞     【2017/7/20】友善列印
昨天陽明山仰德大道發生嚴重車禍,看著行車記錄器及監視器中,那直如土石巨流般的失控混凝土泵浦車衝入對向車陣衝撞擠壓的驚心動魄,糾結人心之餘,更讓人為死傷者感慨:如此飛來橫禍,何其無辜!

然而,對中國文化大學教職員生來說,心情除了驚悚,更是忐忑,畢竟車禍發生在你我熟知的地點,總讓人憂心當中是否有你我熟悉的面容。

師長們第一時間紛紛透過網路群組探詢,知悉國樂系張思絲助教及大氣系助理葉峻銘車輛均被撞毀,所幸僅葉峻銘受輕傷;未料至中午時,卻傳出身分不詳的兩名死者可能是本校師生陳羿陵及翁竟期,下午並陸續證實。

震驚、悲慟、哀傷…再多的詞語,再也喚不回這兩條已然驟逝的青春生命。對家屬來說自是情何以堪,對與翁竟期、陳羿陵熟識的文大人來說又何嘗不是?

美術系前主任許坤成說,翁竟期在系上跟師生感情最好、是系上的「可以先生」,因為他認真負責,只要大家有需求就一定辦到,現任美術系洪昌穀主任在第一時間前往振興醫院,並親扶移靈至第二殯儀館,謝謝竟期對美術系的付出;曾指導過竟期美術的翁美娥老師更感傷落淚:「從指導竟期迄今,他就像我的兒子呀!」

藝術學院同仁們也對這一位好同事驟逝感到不捨。藝術學院王禎綺秘書說,「悼∼親愛的好友∼紙片哥!我將永遠記得你的敦厚良善!永遠懷念你那匆匆的腳程..趕著下班前4:30送件的背影!謝謝你,總是維持高水準的EQ面對工作上的挑戰!老天爺這麼急著帶你離去∼一定有祂的道理!⋯⋯」

有些同事也在臉書上寫著,「你就像,你畫中荷花一樣開在盛夏,認識你的這些年永遠只有你對我的幫忙,我還沒機會幫你。我們不是還與王媽、玎玎、小馬相約還要喝酒嗎?還沒喝耶∼這兩天你還來問要門口的板凳嗎?我明天就去拿一張。你拿著板凳跟我打招呼那是我昨天看到你的樣子。翁∼一路好走*心情的悲喜,只有自己能單獨品嚐,無人能共享。」

學生的懷念語也一路湧進,包括有翁助在的地方就是美術系最溫暖的家,更謝謝竟期助教在我送公文時搞不懂教室在哪,誰誰誰又在哪,溫柔貼心的問我或幫忙我,然後遇到彼此會溫柔的喊我一聲:崎崎∼∼更永遠無法忘記助教趕著4:30的公文...那種認真與執著....現在再也無法送公文給助教了。

對於陳羿陵同學,戲劇系主任黃惟馨也回憶,她是一個很認真、很好的學生,曾在系上畢業公演擔任執行製作的重要行政角色,因此這起意外讓她非常心疼;助教也對陳羿陵幕後監製、協調的行政能力多所推崇。

師長們聲聲的追憶,只勾引出對兩人更多的思念…。

不幸已然發生,校方能做的就是傾全力協助翁竟期與陳羿陵的家屬處理後事,陳父盼校方能同意核發她的畢業證書,學校也已同意發出;但對逝去親人的他們來說所,能撫慰彌補的仍屬有限,終究,一切都讓人難以置信、更難以接受。

雖然逝者已矣!但就像陳羿陵三年前擔任「迷局」一劇執行製作於表演冊上的留言:「我們做過的事,都會留在人心裡,會被回憶而珍惜。」翁竟期於美術創作上的表現、對學生的付出,陳羿陵於戲劇幕後工作的耐心與執著,早已留在大家心裡,永遠被回憶而珍惜。

再見了,敦厚良善的紙片哥、陽光老師!再見了,熱忱真心的劇場工作者「小P」!你們是永遠的文大人,文大也永遠以你們為榮!

點閱人次: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