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中廣曾陽晴在文大談信仰基督教的心路歷程
文/蔡玉芳     【2004/3/24】友善列印
中廣曾陽晴應基督徒真善美社邀請,來文大談他不為人知的宗教體驗。
身為媒體人的曾陽晴自研究所階段就開始在傳播界繪出自己人生的版圖,正如他所形容關於人生的上半場階段,攻城掠地。然而在基督徒真善美社的邀約下,讓台下的聽眾一探他年近40歲的人生裡,僅少人知的心路歷程。

曾陽晴以「媒體人如何開創美麗人生」講題,23日晚間與文大同學談他的人生,除了對他在傳播界的經歷侃侃而談外,更剖析了從信仰中提升自我的心靈點滴。他不諱言地指出傳播界的各種現象,他說,最常聽到傳播人形容自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藉由新聞工作的歷練,他竟然發現無法看到人生真理的空虛;新聞每日瞬息萬變,角度取捨因人而異。他進一步指出,為了求生存爭取廣告收入,新聞的「娛樂化」愈加無法叫人取信。

當曾陽晴為了那出現不過幾小時的新聞,埋頭苦幹、身心俱疲時,他開始懷疑人生的價值在哪裡,決定先放下工作從「我」作起。那時,他的妻子邀請他去教會,許多的意外與巧合輾轉而來,如此造就了現在不一樣的曾陽晴。

曾陽晴說,當他與妻子隨著傳道人去監獄關心受刑人時,他是抱著「看笑話」心態。因為他過去曾作過尼采與馬克思的研究,一個說:「上帝已死」,另一個是無神論者,對於基督教他是不吝給予批判的。但是有一事讓他十分錯愕,當傳道人向著所有受刑人傳講「福音」時,竟然有3位立刻決志信主並且受洗,「為什麼?就那樣簡單幾句話那些人就信了!」後來曾陽晴的妻子同人描述這事時,直說那是她看過最「肅穆」的曾陽晴。

直到曾陽晴要受洗時,並不相信基督,倚仗著他過去接觸過不少宗教的背景,他覺得多一個基督教無傷大雅,他帶著挑釁的心態向上帝說:「假如祢真的有本事,我給祢半年來改變我!」這位上帝果然沒有讓曾陽晴失望。

就在這半年間,無數奇妙的「巧合」讓曾陽晴無法用理性解釋,像是他有一次手骨折需要開刀治療,但是因為隔天有一個演講,他向妻子說明狀況後,與妻子一同禱告,過幾天回去醫院竟不藥而癒,這件事為往後與父親的關係埋下伏筆。

提到父親,曾陽晴的眼裡似乎泛著淚光,畢竟父親在他13歲那年就入監服刑,帶給他揮之不散的羞愧,他說:「我對我父親既愛又恨,只能用冷漠面對他。」他甚至曾暗地裡咒詛父親。直到大學時父親回來了,曾陽晴不曾再與父親說過任何一句話,對父親視而不見。

曾陽晴的信仰基督教很戲劇化,在給上帝半年期限的最後一天,他居然受邀去一個教會營隊演講,他很例行公事地與一位弟兄禱告,居然莫名奇妙地弄濕了2個枕頭。(他跪在枕頭上)他幽默地說:「只好看誰倒楣睡到那些枕頭了。」事實上,曾陽晴哭了約1小時,他一邊驚訝那氾濫成災的淚水及鼻涕,一邊問著:「我為什麼要哭呀?」

這時有一個聲音向他說:「你不配。」內心裡種種罪惡污穢清楚浮現,原來他的驕傲讓他看不見自己的軟弱,此時上帝又向他說:「你要聖潔。」因為曾陽晴那時正是作關於男女情色的博士論文,每日都在Sex的幻想及掌控中,無法自拔。從那時刻起,他用謙卑來追尋在基督裡的人生。

當他對父親仍無法饒恕時,藉由聖經他看見自己已從上帝那兒得到不配的饒恕,正如聖經比喻裡那個欠債五千兩的人,國王白白地將債務一筆勾銷,而他卻不願原諒一個欠他一千兩的人。他放下了自己24年的恨意,希望上帝幫助他與父親合好。

一日,曾陽晴的父親竟打電話給他,希望曾陽晴帶他去醫院看病,「機會來了。」曾陽晴期待著可以跟父親介紹福音,他回想起自己曾經得到奇妙的醫治,竟開口向父親要求,讓他在大庭廣眾之下為疾病禱告,父親似乎透露著一種無法置信的表情,但也尷尬地表示允許。

事實上,當曾陽晴跟父親分享自己信耶穌時,父親心裡有另一種體會,在他也決定受洗時,告訴這個小兒子說:「因為我知道你是愛我的,才把耶穌介紹給我。」曾陽晴對父親的恨,父親從來都知道;如今小兒子的愛,他也透過上帝的愛明白了。至於那奇妙的醫治,後來也確真價實地發生,醫治了曾陽晴的父親。

點閱人次:4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