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文藝組邀請詩人導演鴻鴻 剖析世界末日的《終局》
文/鄭雅蓮  攝影/郭欣怡   【2004/3/25】友善列印
中文系文藝創作組邀請作家兼劇場導演鴻鴻,舉行「國際劇場面面觀」的演講。
中文系文藝創作組24日邀請作家兼劇場導演鴻鴻,舉行「國際劇場面面觀」的演講。鴻鴻表示,戲劇是最積極入世的文學形式,而劇場是表現Live的藝術、演員與觀眾直接互動的地方。藉由戲劇,許多人生的哲理可以以通俗的方式被呈現出來。

世界末日到了,你要做什麼?在戲劇《終局》中,一個無法坐下的人、一個無法站著的人,和住在兩個垃圾筒的雙親,選擇沉緬於回憶中,以無意義的喋喋不休來證明自己存在。「下棋的到了終局,明知結果是輸,還是要下;人一出生就知道會死,還是要繼續走到最後」,詩人導演鴻鴻表示,《終局》利用荒謬的劇情來呈現人類生存本質的荒謬性。

貝克特在《終局》中,塑造了世界末日後僅存的四個人:不能坐的Clov、不能坐的Hamm及其雙親Nell及Nagg。四人侷限在一個空盪、只有兩扇窗戶的房間,孤寂與荒謬成了整部戲的主軸。《終局》四月份將由台南人劇團搬上舞台,特別的是,台南人劇團將以台語翻譯劇本,整部戲以台語發音,試圖發掘台灣跨文化戲劇製作上的更多可能。

荒謬主義大師貝克特以荒謬的方式呈現人生,易卜生則以寫實的方式呈現。鴻鴻舉知名現實主義劇作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為例。耶誕前的一天,娜拉忙著為家人採購耶誕禮物,然而娜拉的丈夫卻一點也不感謝娜拉所做的安排,兩人起了爭吵。到最後,娜拉發現自己只是一個玩偶,婚前是父母的玩偶,而婚後成了丈夫的玩偶,於是她毅然決然的決定離婚,「她關上門『碰』的那一聲,成為戲劇史上最響亮的一聲。」鴻鴻說。

鴻鴻表示,《玩偶之家》揭露了人際間的不平等。在這部戲中,易卜生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他讓台下的觀眾吵翻天。許多夫妻因為這部戲而發生爭吵,老婆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被當玩偶看待,而老公則忙著極力否認,戲劇與人生似乎難以分割。

文藝創作組系學會活動長劉坤諭表示,此次演講的講師鴻鴻是透過「兩廳院藝術講座宅急配」邀請,藉此管道可以申請免費的藝文活動演講。如各系對藝文有興趣,只要在五十人以上、有場地,就可以向中正文化中心申請,宅配藝術知識到系上。

點閱人次:2831 影音新聞點閱人次: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