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髓緣充滿人間 張亦翔收到遠方捎來的感恩
文/溫臻婷     【2004/10/27】友善列印
法律四張亦翔收到她的受髓者,從大陸寄來的感謝函,心中充滿喜悅。
這輩子如果有一個人會永遠記得你,你這一輩子就值得了。但是有沒有你從未見面的陌生人,卻深深的把你記住了。經由一封信讓彼此分隔兩年的時空瞬間聯繫起來,慈青社前社長張亦翔收到她的受髓者寄來的感謝函,她說,突然從大陸那一方捎來的感恩,知道他安好,祝福終於有了回應。

法律四的張亦翔在兩年前進行骨髓捐贈。她回憶說,捐髓一點都不痛,那位受髓者比我還更痛苦,一想到能夠幫助他,一點點小痛苦或身體損傷都不算什麼。在相見歡那天,她的受髓者沒來。只想知道他到底怎麼了,身體狀況好不好?如果他有來,看到他身體很好,就覺得很幸福。付出是不要求回報,祝福他就好了。

因為怕給捐髓者和受髓者帶來心理負擔,慈濟捐髓有兩年保密協定,彼此都不知道對方。但是身處在異地的兩人,祝福的意念跨越時空的界限,在彼此的心靈交會。這封信是在2002年8月寄出,信上提及,「姐姐不管捐髓的痛苦,終於為素不相識的我,欣然給予我生命的血。也許,我的祈禱與姐姐的心情吻合吧。」

張亦翔說,這封兩年後才看到的信,知道受髓者的現在情況,她的心中盈盈的感動滿溢而出。信中有一段說,「托您的福,那生命的血,順利地進我身體裡來。為了重生,在掙扎著。救命恩人 姐姐,現在身體怎麼樣?」張亦翔看到這,才明白,那位受髓者也跟她一樣關心著對方。即使這兩年都不知到彼此的狀況,但是祝福的信念卻是一種力量,兩年,從不間斷。

「有了你的愛心,才有我的今生;有了你的關懷,才有我的新生。如果沒有您的菩薩心腸,今天的世上就不會有我。」受髓者寫了這封感謝函,表達終身難忘的感恩。因為緣深所以不怕來的遲,兩年後才看到這封信,仍然在張亦翔的心靈開出一朵喜悅的花。

點閱人次:3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