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娛樂
《PAR表演藝術》一月特別企劃【肉身叛亂—日本舞踏•山海塾】
文/《PAR表演藝術》提供     【2005/1/6】友善列印
一九八六年,「白虎社」初次來台,全身塗白、著奇異服裝的舞者,扭曲的肢體,朦朧的表情,「這是舞蹈嗎?」有人問,「舞踏」,第一次重重地震撼了台灣觀眾的視覺神經!發生於一九六○的抗爭年代,不斷對日本戰後文化提出重量級質問的「舞踏」,歷經土方巽、大野一雄、山海塾、大駱駝艦……一次次讓人看見儀式性身體演出的各種叛亂形貌。一月下旬,睽違台灣八年的「山海塾」,將再次為台灣帶來舞踏旋風;《PAR表演藝術》編輯部特別以專文深度探索舞踏美學與日本精神的關係,再一次剖析暗黑舞踏背後蘊藏的無限美麗!

一九九二年,倫敦薩德勒之井劇院,PAR總編輯盧健英第一次接觸山海塾《卵熱》,一直記得創團人天兒牛大在接受謝幕時的神情與姿勢,單腳微曲,使得包在白色垂墜布質裡的身體,有著雕塑般的曲線,頷首而立,那鋪天蓋地的掌聲彷彿與他無關,他不喜不衿,眼簾微張,像神般佇立。天兒牛大說:「舞者的身體像一個水就要溢出的杯子,多一滴都不行,他們的身體已進入極端的平衡狀態。」即便在謝幕裡,天兒牛大依然是舞台上的祭司,他是暗黑舞蹈裡的白色舞踏,在沙、水、土的自然元素裡呈現生命的優雅高貴。

碧娜•鮑許與舞蹈劇場
碧娜•鮑許則不同,她談人間世,人間事裡的失衡,不滿足,不公平,回到人的身上探索關係失衡——權力、壓力、暴力對於人的直接反應。一九九七年,她在國家戲劇院,站在《康乃馨》的花海裡,她的瘦使得她格外醒目,瘦削蒼白,目光柔軟而堅定,她看著觀眾,安詳而誠懇,那個眼神讓我想起在澳洲媒體的一篇專訪中,她說:「我是個永不放棄的人。」她的舞者們像凡人一般,高跟鞋、襯衫、洋裝、但流著汗,才剛要從被解剖過的表演過程裡回來。

早在去年十月PAR便著手製作屆滿三十週年的烏帕塔舞團專題,但十一、二月的表演旺季讓專題一延再延,直到知道即將於一月第二度訪台的山海塾,終於等到一個正當理由把他們同時端出。從舞蹈史來看,山海塾與碧娜是「遠親」關係—自瑪麗•魏格曼、庫特•佑斯以降的德國表現主義,一路影響到亞洲,台灣近五十年現代舞發展也在這國際軌道之中,而開出自己的花朵。

本期《PAR表演藝術》在最近《歌劇魅影》熱下,為讀者爭取到欣賞電影的機會:凡一月份訂閱《PAR表演藝術》,就可獲贈兩張全台首映戲院皆可觀賞之入場券;或者免費成為「兩廳院之友風格卡會員」!史上最轟動音樂劇《歌劇魅影》原創首度躍上大螢幕,由韋伯親自監製,喬舒馬克導演,PAR邀請讀者閱讀藝術外並可觀賞表演。去年底,兩廳院規劃了新的「兩廳院之友卡」,插畫家雷驤的輕巧筆觸,隨著「異想」、「風格」、「典藏」、「金緻」四種卡,歡迎大家成為兩廳院的常客,本期PAR除告訴讀者如何跟著四張「通行證」輕鬆遨遊藝術世界,更讓讀者親身體驗兩廳院之友優惠。請洽PAR讀者服務專線:02-33939874。

點閱人次:3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