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文/娛樂
李靜君-二十年來 台灣舞台上最閃亮清晰的舞蹈景觀
文/劉玉婷     【2005/5/5】友善列印
李靜君老師的表演 感動無數觀眾
「九歌」裡呼風喚雨的「女巫」、「流浪者之歌」專注迴旋的獨舞及「焚松」中宛如大地之母的守護神、「竹夢」令人夢碎的紅衣女子,都是李靜君的傑出大作。身為舞者,她所詮釋與塑造的角色原型,不單只是台灣舞蹈界的重要文化財,也在世界舞台上標示出絕對的台灣文化獨特性。

小時候唯一能讓李靜君安靜的只有鋼琴,這也是她舞蹈中豐富、細膩的音樂性根源。一九八一年,由於受了留美現代舞蹈家原文秀的影響,她不顧父親的反對,毅然決然的考進了國立藝專舞蹈科。

在英國留學期間,她學到了英國人強調的「自我主張,對藝術的創造性有很重要的影響」。這顯然和台灣訓練所重視的紀律不同,但對一個舞者來說是同樣重要的。那期間學術上的培養,也使李靜君有能力去迎接更高的挑戰。對她來說,就是這些磨練,讓她跳出了「女巫」。

跳過這麼多舞,最讓人震撼的還是一九九七年「黑夜」裡的那隻手。當時的她,一直不明白為何無論多認真的鑽研,仍舊無法達到熊衛老師要的「輕鬆」。放下了自己在雲門苦心完成的角色,二度赴英。李靜君在生命中另一次重要的轉捩點,就是挑戰比任何舞都要難的「角色」-她自己。這次的經驗對她最大的助益,是在指導舞者。

獲得第8屆國家文藝獎的李靜君,在二十多年的舞者生涯裡,憑藉著「不服輸,不信自己做不到」的毅力,為觀眾製造了一次又一次的深刻回憶。如今她不僅是比之國際舞壇毫不遜色的傑出舞者,也是雲門的助理總監與教案的研發總顧問。

但她卻把這個榮譽獻給了她的父母、師長與幫助過她的人們。李靜君以毅力克服了不夠充分的先天條件,達到表演藝術者的顛峰成就,其勤學不輟的精神也成為後學者效法的典範。

點閱人次:3299 影音新聞點閱人次:1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