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知名辯士王彥渤   暢談辯論生涯的酸甜苦辣
-- --第3屆「中等教育盃全國高中辯論比賽暨夏令營」辯論講座系列
文/莊之淵     【2005/8/13】友善列印
王彥渤談笑風生的向各地高校生演說辯論技藝,學生們聚精會神的聽
第3屆「中等教育盃全國高中辯論賽暨夏令營」,第2場營課在大賢館103室舉行,由營賽務長王彥渤教授主講。王彥渤說,他曾見過許多「學生辯士」為比賽犧牲無數時間,連學業也犧牲掉,只為對「辯論」有高度熱衷興趣,這是外人難以理解的,但這就是大學生涯,美麗充實。


王彥渤是雄女社團講師,曾獲2005年大學生兩岸盃季軍季軍及最佳辯士。

王彥渤開宗明義就說,辯論過程很苦,許多辯士特立獨行,直接、熱情、重理好辯、外硬內熱、理想化,孤立索居的結果喪失不少對團體應有的熱情感動,對一個學生而言並非正面影響。

他不建議學生長期投入這個辯論團隊裡。王彥渤說,他入行十多年,從中學就踏入打辯論,曾見過許多辯士為了比賽犧牲無數時間,常常連學業也犧牲掉,所以很多學長求學之路比一般人坎坷曲折及時間漫長,只為基於對辯論的興趣,反而得不償失。

他建議,學生應兼顧學業及所有該盡的本分,畢竟生命與生活中不是只有辯論,還有許多重要的東西,應僅當興趣,朝多元學生邁進,不要像隻井底蛙守住陳舊的觀念。

王彥渤也提到,許多大專院校辯議群隊裡常常出現「崇拜學長現象」,這種情況相當正常,尤其知名大學都曾出過叱吒風雲的傳奇學長,這種現象並不壞。

此外,許多學長就算畢業多年,還會請假回來幫學弟妹,對比賽的勝負比學弟妹還執著,透過實戰經驗,讓後輩學弟妹享受競爭的快樂。

憶起當年,王彥渤說,以前學長學弟制度真的很重,看到學長真的要必恭必敬,但現在時代不同,已今非昔比,這次的營隊的工作人員學長,也希望這次梯隊的師生可以彼此互敬互愛,享受競爭的衝勁與激辯的勇氣。

王彥渤說,這一生見過許多大小比賽,唯一讓他覺得自己打不過的比賽,是在中國大陸的大學辯賽,尤其是武漢大學的辯士,更讓他體驗到大陸這幾年的辯論水準突飛猛進。

他們的學術水準整體都比台灣高,相較下台灣辯士所舉例子通常太生活化。大陸的訓練方式都是極端嚴格及徹底的,而且政府很支持專業天才的特殊教育,若拿全國首獎或世界首獎,可保送任何研究所,反之若敗北,也會被強力責難。

近來兩岸辯論時常交戰,這股風潮一改原來台灣的辯論主流,演化成用奧瑞岡規則配上價值性命題,減少事實性命題辯論方式,才不會碰觸兩岸敏感的政治事實。

奧瑞岡是種辯論制度,自1974年從西方引入台後,已成為台灣辯論界中常用的一種比賽制度,大陸與台灣激辯也把此一制度引進,成為新趨勢。



點閱人次:4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