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悄悄愛上戴立忍 金鐘影帝魅力無法擋
文/陳彥琳     【2005/11/18】友善列印
金鐘影帝戴立忍17日下午敲響文大上課鐘,與文藝系駱以軍老師共談戲劇與文字,戴立忍隨性的言談間散發獨特氣質,使台下多少影迷陶醉於他靦腆的笑容中,下課後不論男女生爭相與他簽名合影,寒流來襲的陽明山本就詩情畫意,戴立忍的造訪更增添幾分電影場景的唯美feeling。

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的戴立忍,擁有著獅子座B型的天生戲劇細胞,他說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已經融合在一起了,在生活中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試圖著用影像的方式來表述對世界的看法,不論詮釋《夜奔》裡奪人所愛的老GAY、《愛你愛我》中的亡命流氓、或者是《白色巨塔》裡的醫師,他都能相當傳神的進出多種角色的演出。

戴立忍的影像作品無數,在電視、電影都有優異的表現,兩次分別以2000年《濁水溪的契約》及2002年《月光》獲得金鐘獎最佳男主角,1999年《想死趁現在》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之後,2000在次以《夜奔》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演而優則導的戴立忍戲劇實力更上一層樓,除了跨足舞台劇的演出,也兼製導演、廣告拍攝以及嘗試劇本的創作。

戴立忍說,在演一齣戲前習慣將劇本重新改寫,如此一來不用死背台詞,且可以有即興發揮空間,演戲前他也沒有刻意的準備,他總是把演戲當作是一場畢業旅行。在演出前,生活中所有相關的事物都有很大的吸引力,如磁鐵般讓他多看一眼,所以他開玩笑地說,自己是個在科班訓練中「最不認真」的演員。

戴立忍始終認為演員的表現要與文字互相調理,他還說戲劇的基礎要放在劇本上面,那些情感的交換、角色的溝通、以及氛圍的傳遞都要由劇本裡開始發展,如果演員對於文字的敏感度不夠,就無法準確對位,將影響到現場「再創作」的效果。

戴立忍比喻完整的戲劇活動如同寫字,劇本是「剛學寫字」,現場演出則是將字「寫的流利」,直到剪接階段就如「組織文字成為文章」,他還說電影裡「剪接」最像在寫小說,每個鏡頭都是一個字,並且有無數種組合,因此他認為剪接才是戲劇創作最核心且最重要的環節。

與哥哥只相差一歲的戴立忍,很多嗜好時常互相影響,哥哥是個標準的文藝青年,高中時就在玩詩社,因此在學生時代便接觸了詩的領域。戴立忍在網路上發表過幾篇作品,新詩〈KUTA的雛妓〉收入於八十八年詩路年度詩選,他還說當初寫短文的動機,並不是因為想要發表,而是想要將自己對自己的方式、紀錄下來,戴立忍期許自己在未來的日子可以完成至少一個長篇小說。

想要對戴立忍有完整的認識,可至http://www.davis.com.tw/leon/瀏覽。

點閱人次:5230 影音新聞點閱人次:2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