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劉廣英教授新著《俯仰—中華民國政略家張其昀》董事長序
文/張鏡湖董事長     【2016/11/4】友善列印
先父張其昀(字曉腄^生於一九○一年,當其少年時,國事蜩螗,外有列強環伺,內有軍閥割據。就讀中學時,每試輒冠其曹,一九一九年高中畢業前夕,先父被推舉為寧波府中學生代表赴上海參加五四運動,當時北派主張「全盤西化」,先父屬南派,主張「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同年以榜首考取南京高等師範文史地部,在校成績優異,大三與大四時即發表論文十三篇。

大學畢業後,先父應商務印書館之聘編纂《高中本國地理》,其內容之豐富與文筆之流暢,與林語堂的《開明英文讀本》、戴運軌的《開明物理學教本》,並稱為中學教材三大名著。旋回到更名為中央大學的母校任教,於中大擔任教職十一年間,在報章雜誌撰文兩百餘篇,包括〈虹口公園中博浪之錐〉一文,推許韓國志士尹奉吉在上海刺殺日本白川義則少將的義舉,先父亦撰文譴責日本在濟南慘案主導謀殺蔡公時,以及侵佔東北三省之罪行,愛國之心躍然紙上。

抗戰前一年,先父恩師竺可楨膺任浙江大學校長,邀先父赴浙大創辦史地系,旋日軍大舉侵華,我空軍在八一四空戰告捷,士氣大振,十九路軍在上海英勇抵抗,以及四行倉庫守軍視死如歸的精神,使日冦「三月亡華」成為虛誇,然浙大為戰火所逼,展開歷時兩年的西遷長路,歷經江西泰和、廣西宜山,最後至貴州遵義。在此期間,先父全力延聘良師,成立國內第一批碩士研究所,而當時浙大學術水準之高,被英國學者李約瑟(Joseph Needham)譽為東方之劍橋,當時史地系研究生日後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者有六人之多。

一九四一年先父獲政府之資助,主編《思想與時代》期刊,以闡釋中西文化與歷史為主旨,撰稿者除浙大教授外,尚有西南聯大、中央大學等校之學者,發刊後洛陽紙貴,至一九四九年始停刊,近年浙江大學又選擇其中若干篇再版問世。

一九四五年先父應美國國務院之聘赴哈佛大學講學兩年,返國後適值抗戰勝利,國共戰爭爆發,美國總統杜魯門派遣馬歇爾將軍來華調停未果,美國遂放棄國民黨。當時中國為一高度農業社會,城市人口不到十分之一,鄉村則是地主一人,而佃農就有數十人,貧富過度不均,這是共產主義興起的主要原因,當時之蘇聯亦復如此。而西方如英國從十八世紀開始邁入工業社會,都市化和工商人口激增,排除共產黨成長的溫床。中國共產黨自東北勝利,南下平津,然後與國軍主力在徐蚌會戰。一九四九年二月蔣經國來杭州寓所拜訪先父,請其赴奉化晉見蔣公,時張群與楊森等人主張播遷四川,唯先父以西南無法防守,海南島僅有可泊兩萬噸船隻之港口,而臺灣高雄港可泊十萬噸級船隻,再加上臺灣農業、交通發達,蔣公聽從其言,並立即將黃金和故宮寶藏運來臺灣。

徐蚌會戰後,共軍兵臨長江,京滬鐵路停駛,先父乃率先慈與我搭乘最後一班火車自杭抵滬,再搭船轉往廣州,先父抵達廣州後在街頭巧遇國學大師錢穆(賓四)先生,兩人共商在香港成立新亞書院事,但不久蔣公來電請先父赴臺共商國事,全家遂搭機飛往臺灣。

一九五○年七月美軍遠東司令兼駐日盟軍統帥麥克阿瑟來臺訪問,赴草山(後改名為陽明山)拜訪蔣公,謂願促成遠東反共聯盟,蔣公得麥帥之助,先是赴菲律賓碧瑤晤菲國總統季里諾,再赴韓國鎮海晤李承晚大統領,商談成立遠東反共聯盟,此事激怒北韓,成為韓戰之導因。碧瑤與鎮海兩次會談,先父俱隨行擔任秘書,並著有〈碧瑤紀行〉及〈鎮海紀行〉。為此事麥帥遭美國總統杜魯門解職,麥帥在國會臨別演講留下了「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而已。」(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的名言,而美國對華政策亦在韓戰爆發後改弦易轍,與臺灣訂定防守條約。

先父在臺任職期間,特別著意於教育與文化事業,擔任國防研究院主任時,開始撰述《中華五千年史》,同時糾集學者編修《中文大辭典》,所著《孔學今義》數年前由北京大學發行簡體字版,浙江大學則發行英文、德文、法文及俄文版,為全世界七百餘所孔子學院之教材,本校與浙大現正研商在大陸出版《中文大辭典》,對推動教育與文化的發展,先父貢獻卓著。

先父卒於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六日,享年八十有五,在其遺囑中自稱為全神教(polytheism)的信徒。東方的儒教、佛教和道教是「非人格神的宗教」,「道並行而不悖」。日本禪宗大師鈴木大拙說他「生而奉行儒家思想,死而為佛教信徒」,中國歷史五千年未曾因宗教而引起戰爭。西方宗教自猶太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及東正教,互不相容,十字軍東征八次,血流成河,歐洲亦因宗教之鴻溝,未能統一。
 
先父一生出版專著兩百餘種,中文論著約二千三百篇,英文論著一百零七篇,逾一千五百萬字。二○一二年五月七日,先父之母校南京大學建一紀念堂,陳列其著作,以懷念其「學海淵深,赤心報國」之貢獻,是為序。


點閱人次:1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