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獲獎榮耀
瘋狂打工仔到留韓文學博士──專訪韓文系吳忠信副教授
文/林潔如     【2019/1/26】友善列印
訪談當天,六年級生的吳忠信副教授穿著亮眼的黑白相間毛衣,與研究生用韓語輕鬆的對話,看得出與學生互動融洽。貼心的倒了杯熱茶,對每個小問題都耐心回答,細膩親切。他說話很快,思路清晰,是很典型的聰明人,總能用簡單易懂的比喻,讓人馬上領會。吳老師言談間流露一股真性情,若是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接地氣」。他曾經是晚上打工,白天在課堂上補眠的瘋狂打工仔,卻讀書讀出興趣,一路讀到文學博士,投身學術教育,是中國文化大學106學年度的教學傑出教師。

@屏東子弟到台北,被大夜班填滿的青春

吳老師是第一屆推薦甄試進入大學的學生。在那個聯考壓力仍大、大學錄取率不到五成的年代,甄試考取後的輕鬆,讓人難有鬥志繼續參加聯考的肉搏戰。就這樣,一個屏東少年隻身北上,進了中國文化大學韓文系。

吳老師從高三開始打工,他笑說,大學時整條中山北路大到飯店,小至便當店都有他打工的身影。「沒辦法,家裡沒錢呀!」沒有家裡的經濟奧援,吳老師打工專挑收入較多的大夜班,甚至是小費豐厚的酒店工作,寒暑假還兼了三份工。然而,天資聰穎如他,即使只利用零碎時間讀書,同樣能維持不錯的成績。

二十幾年前,韓流尚未風靡,想讀韓文的人其實不多。吳老師坦言,當初只是推甄資格符合,考上了就讀,對未來沒有特別的規劃。本想著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但如同所有青春少年,最容易被愛情左右。大四時,交往七年的初戀女友提出分手,他才恍然發現自己的人生一旦失去女友,幾乎所剩無幾。對未來頓感茫然的他,選擇繼續念書,卻自此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道路。

@做過工程師、貿易商、作家、編輯……最喜歡的還是教書

大三時到韓國交換學生的經歷,不僅開拓視野,也讓他動了存錢到韓國讀書的念頭。研究所時期,吳老師依然拚命打工,但這時的拚搏逐漸有了明確的目標。碩士畢業,服完兵役,他先到半導體產業當工程師,也當過出版社企劃編輯及翻譯。短暫出社會工作一段時間後,深感自己還是想念書,於是再度前往韓國攻讀博士。

一路靠著自己打工賺學費的吳老師,博士班期間也不例外,他在韓國一方面靠獎學金,同時在貿易公司工作,也從事翻譯。此間,他甚至因為在無名小站上的隨筆,被出版社發掘,出了兩本書。他的人生像是有著多重軌道,同一段時間總是做著比別人更多的事,時間幾乎不留白。

博士班第二年,他開始到國立大學教書,漸漸摸索出從事教育的志向,也因此拿到博士學位後,還考取了韓國教育研究所,想要繼續深造。但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當時因緣際會獲邀至實踐大學觀光系任教,且適逢韓國改變外籍教師政策,每間學校最多只能任教三年,在就業不受保障的環境下,他決定返臺任教。不到一年,又獲母校中國文化大學邀約,自此落腳陽明山,成為韓文系善用生活化又無厘頭的例句,讓學生對生硬語法印象深刻的幽默教授。

@豐富多彩的職涯,更能用不同角度給予學生建議

前後在韓國生活了七年,加上多元的人生歷練,吳老師總是能給予學生許多生涯規劃與就業準備的中肯建議。107年他指導兩名學生到韓國企業實習,對學生來說是非常可貴的經驗。吳老師認為,對於前往實習或將來有機會出國工作的學生,除了語言能力外,最重要的是具備高抗壓性,以及對文化差異的認知,若是心存抗拒,將會非常辛苦。

舉例來說,韓國企業普遍還有應酬的文化,社會上長幼有序、男尊女卑的觀念也比臺灣根深柢固。若完全排斥喝酒,下班拒絕聚餐,舉手投足不講究禮節,在遇到長官就鞠躬、慣用喝酒來表示心意的傳統韓國企業,便容易格格不入。不過,吳教授也說,近年有些韓國新創公司,企業文化因年輕老闆的觀念而有些改變,社會上男尊女卑的現象也改善許多,但還是與臺灣有所差異。

對於韓文系學生,吳老師常跟學生們說,除了以韓語為利基點,還要多培養其他能力。例如電競、科技業有許多韓語人才的需求,若是能打開心胸,利用機會修習理工知識、貿易理論等,可往科技業工程師或業務方向發展。準備公家單位考試,如外交領事、公務員等,也是不錯的選擇。另外,若能兼顧英文程度,航空業、餐飲觀光業也有很多機會。

韓文系的學生,不只侷限在翻譯、教育或出版業界,儲備語文之外的專業能力,利用韓語優勢,乘著韓國在科技、文創、流行等產業的崛起,相信有更多揮灑人生的空間。

點閱人次: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