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校園新聞
【五年級文藝講座系列】文學作家顏忠賢的另類思考 闡述五年級的創作思想
文/陳彥琳     【2006/3/10】友善列印
顏忠賢在文學與建築之間蛻變。
知名作家顏忠賢先生9日受邀至文大演講,他除去世俗正經八百的眼光說,文學與建築背後擁有義涵更大的母題,因此文學與建築的真面目僅僅是切入這些題材的途徑。針對顏忠賢的創作風格,同是五年級世代的駱以軍就說:「顏忠賢是個無法定義的作家!」

顏忠賢說,文學要與建築有關,卻不一定要探討哪一棟房子有文學的典故、哪位文學家住過哪棟房子之類的事情,在傳統對文學與建築的思考之外,顏忠賢巧妙地另開一扇窗。他以中世紀神學的邏輯說,你相信天堂的存在,是因為天堂作為一種承諾,承諾進而作為我們的一種回憶,事實上這個回憶從來就沒發生過。

顏忠賢以「文學與建築」的研討會為例,一場無聊的籌備會終在某位外國老師提起「Ghost Month」的構想中,腦袋突然間切換另一個頻道,便放下了手邊的塗鴉。他說「Ghost Month」其實是跟建築有關聯的,它牽引了空間與儀式。

對一個外國人而言,中元節充滿了神秘與有意思,而我們卻太習慣這個節日,變成完全沒有創作性思考太庸俗地去理解。他說關於中元節的詞彙通常無法翻譯,例如:「好兄弟」、「搶孤」、「普渡」,所以他認為中元節是非常建築也非常文學的!

擁有成大建築系、台大城鄉所學歷的顏忠賢,曾任實踐大學建築系系主任,被歸類成嫡系的、對社會有貢獻人,這是讓他想逃走最主要的來源。顏忠賢說,建築容易被討論成鋼筋混泥土要多少、馬桶該用什麼款式、窗簾該用幾公分……等,他說雖然建築學中有某部份是有趣的,而壓縮在教學體系或所謂的專業中就變得有壓力。

此外,顏忠賢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他說每個人都有一個「少年」與「怪物」,在從少年蛻變成怪物的過程中是非常痛苦的,少年不見了,怪物出現了,所以少年本身就是一種「天堂」,尋找少年的途中我們都作了承諾,然而這個承諾又成了一種回憶,不斷地累積。

他還回憶起SARS期間,當時在紐約當駐博物館藝術家,一次在紐約時報頭版難得看見台灣關於SARS的新聞,刊登了一張令他印象深刻的照片,是一個女生在百貨公司被專櫃小姐化妝的畫面,但有趣的是兩個人都緊緊地戴上了口罩。

所以他感嘆地說,我們在面對重大瘟疫時怎麼可以這麼歡樂地去面對?這個瘟疫就是一個巨大的怪物,他認為一個現代作家應該要勇敢面對現世災難、困難以及最尖銳的議題,雖然說這個災難會讓我們含淚微笑,不過還沒有看到近代有任何一位小說家在處理這個議題。顏忠賢這位不速之客的前來,帶給年輕作家一些另類的思考。

點閱人次:5497 影音新聞點閱人次: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