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岡亮點
111年度傑出校友黃敏境 將台灣良善力量推向世界的外交先鋒
文/傑出校友訪談小組     【2022/3/3】友善列印
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海洋系航海組、海洋研究所航運組碩士班的黃敏境學長,目前擔任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然而目前處長的職務只是學長多年外交生涯中的一個篇章,除了洛杉磯,黃學長也曾派駐美國首府華盛頓擔任駐美國代表處公使(副代表)、駐休士頓辦事處處長、駐英國代表處組長等職務。多年的外交經驗,輾轉多個國家,開拓了黃敏境學長的眼界,學長說:馬拉松不怕輸在起跑點,因為贏在終點更重要。

得知自己當選111年度傑出校友的同時,學長說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多傑出,只是努力在專業領域上「加值」自己,創造自身的價值,為自己與國家開拓更多的機會,在自己的工作領域中盡心盡力。

談起文大,黃敏境學長說,他是於1980年透過聯考與文大結緣,因為自小對於世界各地文化與風景充滿好奇,便選擇進入了文大海洋系航海組就讀。現在回想起來,他與文大的淵源真的很深,除了於母校創校時同一年出生,入學時正逢母校從中國文化學院改制為中國文化大學,今年是母校一甲子的生日,自己也剛好六十歲了,真的無巧不成書,就像是天生註定要就讀文大一樣,十分榮幸可以與學校一同成長。

大學時期黃敏境學長積極參與社團活動,也因為社團的經驗,讓黃敏境學長找到了外交這條生涯道路。大一時黃敏境學長被指派參加英國語文學系主辦的全校新生盃英文作文比賽,竟打敗了包含英語系在內的箇中好手、勇奪冠軍,更被校內發行的【華夏導報】刊載,給予學長莫大的鼓勵,也讓他對於英語的學習更有信心。

大四那年黃敏境學長又與好友們組隊參加北區大專盃英文辯論比賽,僅僅準備三個星期,便一路過關斬將,甚至贏了許多國立大學,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績,他形容,這是他大學生涯中參加過最美好的一戰。

大學時黃敏境學長時常透過各項英語演講競賽、作文競賽與社團活動磨練自己,培養自己的外語能力,也是在一次一次的競賽與社團活動中,黃敏境學長發現自己對於外交領域的興趣,逐漸找到自己的人生道路。多年後,回想起大一參加競賽時的種種,也深深體悟到鼓勵後輩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社團為自己奠定擔任外交官的基礎,成為一名外交官,則是黃敏境學長人生樂章中的一個意外插曲。在出國旅遊並不便利與盛行的年代,黃敏境學長透過海洋系航海組大五上船實習的機會,得以實際到國外拓展視野。雖然只是半年的實習,但黃學長卻十分有遠見,放棄擔任只學習高階主管工作內容的全職實習生,而是選擇兼職從基層水手做起,為的就是豐富自己的閱歷。

黃敏境學長表示,當時他希望透過基層訓練了解船上各單位的運作,未來擔任三副、二副甚至大副、船長等職務時,才會了解基層的工作,也才知道如何指揮,並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進行判斷,帶領全船船員安全出航。

他回憶,在船上實習的半年期間發生了許多趣事。船長是天主教徒,但遇到颱風時,船長也會敬拜媽祖祈求平安。他在工作時,還會一大早去撿拾跳到甲板上的飛魚,走一趟甲板下來撿個上百條都不是問題,新鮮的魚怎麼料理都好吃,所以也常作為船上的美食。如果遇到魟魚(魔鬼魚),就會用筷子撐開並利用甲板上的煙囪做烤魚乾。有時船員們還會拿著紅色尼龍繩去釣小鯊魚,大家常開玩笑說,憑什麼只有鯊魚能吃我們,我們就不能吃鯊魚?大隻的我們不敢惹,小隻的總可以吧!

談起三十多年的外交生涯,黃敏境學長說,很榮幸參與了許多對國家有貢獻的重要工作,並與學弟妹們分享了他印象最深刻的成功案例,就是推動多年的英國對台免簽證待遇終於在2009年獲英國政府同意,英國也成為歐美先進國家中第一個給予台灣免簽證待遇的國家,更因此影響許多國家的跟進,目前已有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給予台灣免簽證待遇,也使得台灣護照成了全球最好用的護照之一。學長說:這是台灣外交團隊成員們一步一腳印打拚出來的成績,他始終相信有努力就有收穫。

黃敏境學長表示,在國際打拚的外交官員,常要適應並了解不同國家的社會文化、政經體系,這些經驗都是處理國際事務時非常寶貴的資產,有助於外交政策的規劃與執行。黃學長說:我們應該以更寬廣的視野來看待世界,不管在外交、政治、經濟、社會、制度還是法律方面,都不應該受到過往經驗束縛,讓自己變得狹隘。

他分享在美國與英國任職的經驗:美國與英國可說是同一種語言分隔出來的兩個不同國家,不論是工作效率、國際觀、思考邏輯等都存在著差異,對於國際事務都有自己的一套獨特見解,但人們時常會以為使用同一種語言就是同一個國家,用既有的經驗跟視野來看待其他國家和全世界。因此,我們應該避免以自身經驗與角度出發,避免只從台北看天下,而是也要注重從天下看台北。

黃敏境學長進一步解釋,外交策略的制定以及各國之間的相處,其實和交朋友一樣,你不可能期待每一個人的想法都跟你一樣,但是透過相處,你會察覺彼此之間的差異,並針對每一個人不同的差異去調整彼此的相處模式。外交也是一樣,不同國家的社會文化、政治以及經濟體系都不同,所以對於每一個國家我們都應該去研究,去發掘他們的差異,再針對這些差異量身打造出與這個國家交往的外交策略,這樣才能使規劃與執行的外交策略更加細膩到位。

外交官的職涯如此辛勞,黃學長卻堅持了三十多年,也不免令人好奇,當挫折來臨時黃學長是如何調適自我心情持續堅持?黃敏境學長說:人心都是肉做的,遇到困難難免有挫折,但要將挫折轉換為毅力,這樣才不會失去奮鬥的決心,挫折不可怕,失去動力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因為台灣的外交相較其他國家確實不好做也比較辛苦,因此外交官就像傳教士(missionary),要將外交工作當作一種使命(mission),而非僅是一個工作(job)或職涯(career),這也是他目前持續努力的目標。

除了必須要有毅力,黃敏境學長也建議對於外交官有憧憬的學弟妹們,因為外交官需要了解的事物非常多,在講求務實外交的情況下,要懂的專業也不少,因此除了培養自己的外語能力外,更要關注國際政治、經濟及安全等事務,因為這些都是與外交工作相關的領域,更要跨領域學習融會貫通各項專業。除此之外,還要強化自己的洞察力,總結來說就是應該要培養學歷、經歷和能力這「三力」。
黃學長認為,名校的光環就像是價格標籤(price tag),優秀的學歷也許是讓你進入理想職場的一張門票,但一個人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價值(value),如果有了名校光環後卻自滿而不再努力與學習,一樣會被社會給淘汰。如果想在理想的職場中生存,就應該不斷的充實自我,在工作職場中持續學習,實踐做中學(on-the-job training/learning)的道理,深入領域專業,累積經驗,並為自己開拓機會,對公司與部門做出貢獻,展現自我價值,你所創造的成果、所展現的能力,就會幫你持續「加值」。

在海外多年,黃學長發現台灣的留學生並不比歐美學生差,但歐美的學生懂得展現自我。以留學生畢業在海外找工作為例,也許台灣學生在能力等各方面都是頂尖,但就是不會自我推薦,不知如何表達自我;國外的孩子也許能力只有中等,但卻懂得自我展現,因此比台灣學生更有競爭機會,更容易得到面試官的青睞。自我展現這是歐美孩子們從小的訓練,卻成了台灣孩子吃虧的地方。黃學長認為,教育不能只教學生五個數字(1、2、3、4、5)和兩個符號(O、X);除了選擇題和是非題,更要著重訓練學生的論述能力。

黃學長認為,除了培養「三力」,以及加強自我推薦與展現的能力外,也要找到適合自己的領域。他分享了在船上實習時的故事說明環境的重要:實習時偶然在港口的海邊撿到了一些熱帶魚,覺得它們漂亮,就帶回船艙用魚缸養了起來,但離了海的熱帶魚顏色卻改變了,也變醜了,隔日所有的熱帶魚都死了。這個經驗讓他學到一個道理,人應該各安其位、在適合的地方生長,這也是他的教育哲學,對待其子,他從沒有傳統東方父親的威嚴以及子承父業的期盼,更多的是讓孩子去探索,找到自己喜歡的領域。

「馬拉松不怕輸在起跑點,因為贏在終點更重要。」黃敏境學長除以此語與學弟妹互勉外,未來也期盼透過在外交上的努力,讓國人走向世界的道路更加寬廣與便利,並透過觀光、旅遊、教育、文化等面向增進台灣與各國的交流,為年輕學子們打開拓展視野的機會,因為這對任何人的人生都是很大的幫助,也是驅使他持續致力於外交工作的最大動力。


新聞影音:

點閱人次:414